滾滾__地球仪

左听听,右清清,口齿不清程咬金

【APH】W学院的一日导游

 

W学院的一日导游

 

APH

 

CP:米英、亲子分、独伊、法加(或许有一点点的普洪和中立兄妹)

 

※湾第一人称视角请注意

※本文又名《湾湾教你如何玩转W学院的所有基情》

※与现实无关连

※湾湾的名字选自本家给出的其中一个…念起来比较顺

 

哎呀你好!初次见面!你就是新的转学生吗?我的名字是林晓梅,叫我湾湾就行了。不是直的弯的的那个弯,是三点水的湾!记好喔!要是搞错了我可是会生气的!

 

欸?你问为什么叫湾湾?很简单啊!W学院以网罗各地的学生闻名,我来自台/湾,叫湾湾也是显而易见的!话说,你还没介绍自己呢!你的名字是什么?

 

唔,本田菊?所以你是日/本/人啰?太好了!听说日/本/人都很……呃,抱歉,有没有哪里冒犯到你?职业病又出来了……你不介意吧?

 

真是太好了!本田同学,接下来就由我为你介绍一下W学院吧!W学院共分成九栋楼,其中的五栋代表着五/大/洲:分别是亚/洲、欧/洲、非/洲、美/洲还有大/洋/洲。其中美/洲一直吵着要分栋──他们说语言不通,为什么不直接分开算了。他们真应该看看我们或者是欧/洲......那点语言障碍根本不算什么好吗!

 

咳咳,抱歉…我有点激动,因为不久前我才差点被琼斯那小子给蠢哭了,他竟然问我给会长的情人节礼物是送汉堡好还是美/国队长的公仔好…你问琼斯是谁?喔,他就是美/国的代表啦,中二与KY的化身,对于蓝蓝路有着异于常人的热情。虽然这有些让人怀疑他身上的肌肉是哪来的,但也是画本子的好素材……不对我刚刚说了什么?

 

咦?本田同学,你怎么停下来了?我说错了什么吗?

 

没有就好。你看,左手边那栋涂着一颗大番茄的大楼便是欧/洲那些家伙的地盘。你一定很好奇那颗被支箭穿过的番茄是怎么一回事吧?那是在前两天被恶友组画上去的──目的是为了让安东尼奥求婚…啊不是,是告白成功。而实际上这个看似很蠢的计划也奏效了…虽然我不认为是这颗番茄的原因。

 

我还没跟你讲恶友组是谁?恶友组分别来自法/国、德/国、西/班/牙,而我刚刚说的安东尼奥便是西/班/牙的代表,是个大暖男喔!平时看他挺迟钝的,但一遇到有关罗维诺的事情就强硬的跟什么一样……什么时后我也可以有这样的男朋友?

 

本田同学,别说了。我知道这世界上的好男人都当基佬去了,我们这些秀色可餐的女人最终只能孤芳自赏……再不然就是自产自销。

 

啊,吓着你了吗?真是抱歉…因为我以前是戏剧社的,一不小心就……

 

好啦,我好像离题太久了,该回到正轨上啰。总之欧/洲栋有五层楼,至于为什么看看地理分区就好了,再解释下去太浪费唇舌了。你看现在从门口跑出来因为鞋带没绑好而摔了一跤的是费里西安诺,威/尼/斯来的;而旁边那个一脸胃痛帮他绑鞋带的则是来自德/国的波/昂,叫作路德维西,和恶友组的基尔伯特是兄弟。费里西安诺跟罗维诺则是双胞胎──就是刚刚从我们旁边冲过去的小伙子。你看,他现在和路德维西吵起来了。

 

他其实是个隐藏性的弟控,并且对于路德维西抱有强烈的敌对意识。

 

你不需要为路德维西担心。大概再等个……啊不用了。罗维诺现在对着吼的是安东尼奥,我跟你说过的……前两天安东尼奥告白成功了。喔喔!你看罗维诺脸红了──这代表着又一次西/班/牙的胜利。

 

你猜对了,安东尼奥告白的对象便是罗维诺。绝对的暖男腹黑攻X别扭傲娇受。所以我就说尽管告白的方法是很蠢的在大楼上面涂一整块番茄田他也会扭扭捏捏的答应的。

 

我刚刚说了什么?

 

很惊讶吗?其实不用,这在我们学校可多得是呢。话说你为什么脸有点红?难道是不舒服吗?

 

需不需要我带你到保健室?

 

真的没事?那好吧,我们该到下一部分啦。

 

接下来这边是亚/洲栋。其实这里的特色也就是你知道的那些了,尤其我们之间的语言沟通又更为困难--因此一区一楼,东/亚及东/北/亚因为人数的关系所以被分在同一楼层。所以本田同学,之后你也会很常看得到我喔。

 

嗯?哪边?柳树下--喔,你说他呀。我真的很不想为他浪费口舌……

 

好吧,那是任勇洙,绰号是“起源君”。看你那表情我就知道不用解释这称呼的由来了。

 

为什么他要站在柳树下风中凌乱?喔很简单,他很爱装逼。这次的内容是他想体验一下韩剧里帅到没朋友的男主角如此做的感觉到底是如何。

 

我们装作不认识他好了。

 

前面走过来的是王嘉龙--香/港的代表。嗨嘉龙!濠镜今天没和你在一起啊?……他是个面瘫,就算泰山崩于前也不改其色。不过听到我刚刚的问候后他似乎跑得更快了。

 

我有那么恐怖吗?

 

东/亚这边基本上自成一个圈子,和西/亚没什么交集--你知道的嘛,语言问题而且又不在一个楼层。总不可能叫他们都说英语,虽然是公认的国际语言,但那群家伙可是看美/国很不爽的。再说,他们又常常打架,所以大哥叫我不要和他们接触太深……

 

我大哥?唔,他的名字是王耀,中/国的代表。他现在这个时间应该追债去了--嗯没错,不要怀疑,他的副业是放高利贷…啊不是,因为他追债的方式真的会让人留下阴影所以才说是高利贷……

 

高利贷好歹是不跟你废话先打再说,但你见过有人追债的方式是无时无刻都出现在对方的视野里面并且拿着一把中华锅随时准备磨刀霍霍向猪羊cosplay《功夫》里的小龙女吗?这心里压力堪比四五个高考压在眼前啊!

 

不过就算是这样还是有人脸皮厚得死都不肯还钱,比如说琼斯。但他连会长做的司康饼都可以面不改色的吃下去我也就不怎么感到奇怪了,反而觉得理所当然。

 

果然笨蛋对一切危险的事物比较有抵抗力吗?我想是的,这就是宇宙的真理。

 

…抱歉我又跑题了。

 

亚/洲后面的那一栋属于大/洋/洲,不过最近他们的心情不太好--因为海平面上升的关系。尤其是土/瓦/鲁,他现在基本上是处于恨不得想把我们全部人一把掐死的状态,唯一和他关系比较好的只有那个家里养绵羊的小伙子而已。

 

全球暖化又是一大虐点啊……

 

呃,抱歉。我有点走神…请再说一遍?

 

你说美/洲?等等吧,那在操场的对面。欧/洲后面的是非/洲,不过我对他们不怎么熟悉,所以也没法和你介绍太多,等会儿让古夫塔带你走走吧!

 

前面那栋深蓝色、看起来很有压迫感的大楼是学生会──没错,不要怀疑,学生会自成一栋。我们的会长是个英/国/人,名字是亚瑟‧柯克兰,平时给人的印象是个禁欲系的绅士……本田同学,为什么你要露出奇怪的笑容?我有说错什么吗?

 

没有?好吧…我说到哪里了?啊,会长是吧?柯克兰会长虽然大部分时间都板着一张脸,但要是遇到需要协助的同学的话,还是会放下手边的工作优先处理……是个很温柔的人呢!不过就是常常心口不一,简单来说就是傲娇。

 

嗯?本田同学你手上的笔和笔记本是哪来的?

 

要我多说一点?让我想想……啊!我记得会长在学校的绰号是工口大使,这似乎还是弗朗西斯爆出来的。说到弗朗西斯他呀,虽然已经有CP了,却还是很喜欢去调戏别人家男孩女孩。呃,我们会长也是受害者之一。

 

话说他CP也是我们爆出来的,叫什么名字来着?

 

…我忘了,真是抱歉。不过这学校本来就有一个传说,除了弗朗西斯以外,谁也记不住他的名字,就连他弟弟琼斯也是。甚至有时候连本人站在面前你也不会发现……这一度对我们的采访工作造成极大的困难。

 

咳,好像又离题了。我刚刚讲到哪里?

 

喔喔,学生会啊。不过看你好像不怎么在意我刚刚讲的?

 

没关系吗?那真是太好了。这样一来就方便多了。

 

唉呀,不知不觉就到操场了呢!我看看,通常这个时间都是篮球队和足球队的练习时间……找到了!你快看左边从后面数过来的第二个球场!在那儿灌蓝的就是琼斯!他那身材根本就不像是吃蓝蓝路吃出来的。哇喔喔喔喔!你有看到现在上去递毛巾的男孩子了吗?那个眉毛超粗的!就是他啊啊我们的会长啊啊啊!

 

你看琼斯那接过毛巾后足以闪瞎太阳的笑容啊我炸!还有会长别过头去了他绝对是害羞啊脸一定红了大傲娇!天我竟然忘了带相机出来伊莎姐我果然火候还不够我对不起你……

 

欸?本田同学?你手里拿着的那台是NIKON吗?

 

看吧看吧!我就说这一对很萌的!

 

本田同学,原来你是同道中人啊!如果你的文笔或者是画工不错的话,可以考虑加入我们校刊部。伊莎姐很积极得要我们招募心血唷!本田同学我看你非常有潜力,怎么样?Just do it!

 

毫不犹豫的答应不愧是日本男儿!本田同学我敬你一杯!

 

那我们快点接下去吧!首先我们要穿过操场才到得了美/洲栋,得要小心一点,足球队的……靠/北基尔伯特你再踢过来一次我就把你当作下一次本子的受画整本的R18放在校门口拿着大声公叫卖!你有种再试试看啊!

 

哼,那个白/痴。真搞不懂伊莎姐到底看上他哪一点。

 

啊本田同学,我刚刚有没有吓到你?一不小心家乡话又飙出来了……请见谅请见谅。

 

呼,终于到了。美/洲栋其实也就这样,依北、中、南共分成三个楼层,偶尔古/巴会冲上楼去揍琼斯那蠢蛋,不过似乎每次都找错人,打到那个…谁来着?就是弗朗西斯的CP啦。我真的记不起他的名字……

 

算了。你还有什么好奇的吗?

 

琼斯?对呀没错,就是我们刚刚在操场上看到的充满着阳光气息的小伙子…我好像还没说过他的全名来着。他叫作阿尔弗雷德‧琼斯,听说还有个中间名…似乎是F?不过没有人知道那代表着什么意思。所以只要他一作死的话我们一般都是叫他“阿尔肥雷德‧FUCKING‧穷死”。怎么样?我们真的是富有幽默感,对吧?

 

大致上就是这样啦!剩下的四栋楼一栋你刚进校门时应该就已经看过了,是办公大楼,里头不用说都是老师的办公室;另外一栋是在亚/洲栋的斜前方,主要都是社团或者是科任教室,烹饪教室或者是实验室之类的都在那里了。还有一栋是活动中心,最后则是礼堂。

 

总算把楼层都介绍完了!接下来我们来说说W学院的运作方式。

 

W学院的运作方式非常简单,基本上可以用三个字来概括,那就是──

 

──学生会。

 

这是一个悲伤的事实,你没听错。校长罗穆卢斯基本上是不怎么管事的,因此许多事情比起问那个成天向女人搭讪的老爷爷还不如去问远在自治楼的会长……因此学生会常常忙得像条狗一样,分不清白天黑夜。这也是为什么学生会要独立一栋的原因,算是一种…补偿吧?不过历届的学生会长还没有做到像柯克兰会长那样拚命的程度,要不是你没见过每天送进会长室的文件都堆得像一座小山感觉垮下来都可以压死人的那种他都可以在下午茶时间前准时批改出来,就能了解我对他的尊敬真是仰之弥高钻之弥坚……这强大根本不是一般人能比的好吗!更别说副会长弗朗西斯只是挂个名字好听而已整天游手好闲!啊啊啊说到这个我的愤怒──

 

好,好,我冷静……接下来是社团。W学院的社团可说是全球数一数二的多,因为只要你完整的填完一张申请表,不管名字有多奇怪、内容多有槽点,在不违反社会善良风俗的情况下,看你要建个啥都可以。

 

举个例子吧。我们学校有午睡社,还有回家社……相信我,我也很怀疑这些社都是在干嘛的。

 

当然也是有失败的例子的!就是我们伟大、风骚的副会长,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先生,在去年企图创建一个名为“裸奔艺术探讨社”的哲学玩意儿,结果却被毫不犹豫的拒绝了。听说当初负责审核的瓦修看到这个差点没掏出BB枪直接给弗朗西斯的脸崩下去,不过诺拉拦下他了…此后只要弗朗西斯出现在诺拉的视线范围内,瓦修基本上都是黑着脸,BB枪随时准备出击……

 

不管弗朗西斯找谁哭诉他所受到的不人道待遇,除了那个谁以外,所有人给他的回答只有两个字:活该。会长更是直接,快狠准的一脚成全了瓦修的夙愿。

 

我好像忘了跟你介绍瓦修是谁?瓦修是个瑞/士/人,而妹妹诺拉则是从列/支/敦/士/登收养来的,两个人关系很好。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兄控一个妹控的关系。

 

 如何?我们学校真是无奇不有对吧?还有个更劲爆的……有关于咱们学校的性取向,异性恋与同性恋的比值小得可怜…无限接近零。普洪是我在这学校到目前为止唯一看到的BG,其他的嘛……你懂得,不是百荷就是基,非常喜闻乐见。

 

以前常常担心找不到素材吗?不用担心!进了W学院就连地上被踩烂的可乐罐都有可能是宝贵的素材!怎么样!开始期待今后的生活了吧!

 

本田同学!一起为本子奋斗吧!小心在收集素材的同时流鼻血了!Fighting!

 

哎呀呀…钟响了呢!得先回教室去了。本田同学,这样对我们学校有个基本的认识了吧?这样我也可以和伊莎姐交差了…是她叫我来带你熟悉校园的。

 

关于校刊部的事,一定要在放学后来找我喔!我会跟伊莎姐推荐你的!毕竟圈内腐男少得可怜啊!

 

我要快点赶回去了,这节是英语专业…要是迟到的话后果不堪设想。总之,很高兴和你度过的这二十分钟,放学后见!

 

END

 

论腐界三人的相知相遇√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我也真是醉了XD

评论 ( 9 )
热度 ( 131 )

© 滾滾__地球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