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滾__地球仪

左听听,右清清,口齿不清程咬金

【亲子分】传声筒

传声筒

 

APH

 

CP:亲子分

 

※MI6双特工设定

※几个月以前的老物,文风或许很奇妙

※我也不知道题目和内容有啥鸟关系

 

“混蛋,你要躲躲藏藏到什么时候?”冷不防,身后一声低喝。像是一支铁锤敲响了心中的警铃,猛地回头,几乎是在一瞬间,伸出的手便捂住了来人还欲出声的口,“不准动,”他说,一手将人堵到了墙壁上,凭依着墙的厚度,他更轻松地将那人不断反抗的双手给禁锢在后。

 

他一边膝盖的重量完全压在另一人柔软的脚肘上,见反抗渐歇,才又再度开口:“如果你敢胡乱大吼求救的话,我会立刻让你人生的走马灯到此为止──你应该也感觉得到我有这能力。”他不知何时从腰带处抽出一把匕首,在试图用另外一只脚往后踩的人面前晃了晃。他很明显地察觉到身前人的身子一震,僵硬了一会不敢动作。于是他慢慢把左手从小心呼着气的嘴唇上移开,在刚脱离了雾气环绕时,一下子侵吞了空间的冷空气竟让他有些留恋方才的温暖。他缓慢将匕首抵上不住颤抖的脖子,轻声:

 

“好了,你可以解释为什么你会在这里了,嗯?”稍微收紧手中的力道,白皙的脖颈上多了一条红痕。几乎是屏住了呼吸。他将刃口向外移了些,让那人的胸膛恢复了正常起伏,玩笑似的凑近耳侧。

 

“说不出话来了吗?”“谁说不出话呀混账!”气声般的嚷嚷,却让他不自觉地松了手。就趁他这么一个短暂失神的瞬间,那个刚刚还被他制得动弹不得的人便狠狠用手肘往后一撞,害得他倒退了好几步,抬起头来,是一张再熟悉不过的脸庞。

 

“罗、罗马诺?”他忍不住惊呼出声,瞥见脖子上蜿蜒而下的血痕,懊悔至极。“你在这做什么?”

 

罗马诺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随手抹了一把脖子,啐了一口,“他.妈你这西红柿混蛋,老子就是跟着你过来的不行吗?说也不说一声就消失不见,你当你是哈利波特啊?”

 

说着,他慢腾腾地从运动外套的口袋里摸出一个小巧的芯片,炫耀似的挥着,“说起来,你连最重要的‘证物’不翼而飞都丝毫未觉,该说你是蠢呢?还是说你的防备心都点在这上头了?”瞄了一眼手上未干的血迹,刚才的一瞬间,他着实有种自己是被老鹰锁定的猎物似的感觉,内心除了恐惧以外别无其它──或许还有一点愤怒及哭笑不得──虽然知道这是职业病,却还是不由自主的感到一丝委屈。

 

面前的人还有些疑惑,但面容已不再冰冷,缓步前进。罗马诺知道他心中升腾起了警戒,不禁不耐烦地皱起眉头──这家伙真是个白痴。

 

“我在西.西.里可不是白混的啊,安东尼奥。”他随手一抛,而后芯片便稳稳地落在了被他称之为“白痴”的手中。巷弄里的空气总归是混浊不清的,鞋底与地面接触间还有些黏腻感,似乎每走一步都会在地上留下脚印。鉴于他令人难以忽视的洁癖,要是平常的话,说什么他也不愿跨进这肮脏的地方。

 

但今天不同。为了任务,他不得不先将个人习惯摆在一旁,对四处扑鼻而来的臭味视若无睹。真是见鬼。罗马诺撇嘴,双手横抱于胸前,对着安东尼奥翻了个白眼。“得了吧。”他说,“我就不信你那破脑子到现在还想不出来老子是什么身分。”

 

“…粗眉毛的合作伙伴?”

 

“白痴,那是前两天的事了。”整理好凌乱的衣襟,方才被压出的皱折还未散去,看起来依旧不整,不过罗马诺已经不在乎了──当一个人被环境刺激到极限时,他自然就会顺从了──他一脚踢开脚下的可乐罐,铁罐与墙壁接触间发出了巨大的声响,在狭小的巷弄间回荡。

 

他并没有忘记此行的目的,只是很不高兴而已。

 

“上级交代我要好好看着你──天知道他们要干嘛。”走过安东尼奥身旁时,他回过了头,嘴角扯出了一个戏谑的弧度,“不过那个英.国.佬应该会气愤难平──你说呢?”

 

安东尼奥好看的翠绿色眼瞳缓缓睁大,在重重迭迭的阴影下灿出亮眼的光芒。他不可置信的摇了摇头,连尾音都有些上扬。“真的吗?”他问。得到了义.大.利.人别扭却又肯定的答复后,安东尼奥兴奋得一把抱住他,不顾怀中人的反抗,硬是转了好几个圈。

 

“去.你.的你就是这样对待你和新搭档的第一个任务吗!”罗马诺大吼着抗议,但安东尼奥只是大笑了几声,丝毫不介意如同雨点般落在自己肩上的拳头。

 

“我只是太开心了嘛!”猛地一抬,怀中的义.大.利.人惊叫一声,随后咒骂声便源源不绝地从他嘴里冒出。“难道罗维诺不是吗?”

 

“马.的别叫我名字!”

 

 

END?(or TBC)

 

原定是有后续的…但最近文力不足不知道这篇脑洞还有没有机会重生的一天【趴

 

 

 

评论
热度 ( 11 )

© 滾滾__地球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