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滾__地球仪

左听听,右清清,口齿不清程咬金

【米英】十三夜(中)

十三夜

 

APH

 

米英

 

※赏金猎人米X吸血鬼英

※依旧槽点许多

 

 

(四)

 

【活人与死人最大的差别是什么?】

【一个心脏早已腐烂,而另一个却依然跳动。】

【很可惜我们各占一个。】

 

 

最初的三天,在亚瑟那次不甚友善的拜访过后,阿尔弗雷德便没再见过他。虽然他对那个眉毛特别引人注目的吸血鬼并未存有半丝好感,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说心中没有一点焦虑是不可能的。

 

阿尔弗雷德试着去探索这古堡,结果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坏。的确如吸血鬼所说,所有古堡内有可能通往外头的出口不是被封死就是打不开,连他拿身体去撞都纹丝不动。他气喘吁吁地停止尝试,却发现这个情景似曾相识……只不过这次少了冷眼旁观的吸血鬼罢了。

 

他放弃似地跌坐在地板上,捡起不久前被他扔在地上的银剑。他可没有忘记之前亚瑟对于这把剑的反应是怎样。亚瑟看似找死地将自己往刃上抵,而那造成了一道无法单纯被衣领所掩盖的伤痕。这证明银对吸血鬼确实有一定的伤害效果,老村长坚持他要将这把剑带着一起上路不是没有原因的。

 

但这又有何意义?他可不相信还会有一次吸血鬼自己把脖子洗干净等着他来砍的机会。

 

“操。”阿尔弗雷德一手扶额,火光摇曳下,剑刃上反射出的是他被切割的脸孔。一只蓝色的眼睛,以及抿紧的嘴。他从来都不习惯于认输。阿尔弗雷德透过被一分为二的视线看到了墙上的油画,那曾在第一天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鬼使神差地,他站起身。双腿不由自主地开始动作,他一步步地接近那幅画,毫无理由,他就依着心中强烈的感觉行事。那空荡荡的王座似乎一直在呼唤自己,而他也不负期望的回应了。

 

他摸索到一个适合的角度,猛地把边框抬起。与想象中不同的是,这令他的手臂有一瞬间的酸麻,在短暂的惊诧后,他平时的那股力量又回来了,速度快得像是根本没有消失过。

 

尽管如此,他还是注意到了。一片灰尘当头罩下,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的动作。阿尔弗雷德搬下这幅画并没有费太大的力气,不过这也让他吓得够呛的了。他最终将画置于角落,微弱的阳光随着他的动作一步步的动作逐渐显露,直到停于脚尖之前。

 

毫不意外。他没有丝毫犹豫的将窗户一推,微风再次拂在脸上,令他沉醉。那段自由自在于大陆上闯荡的日子似乎已经离他很远很远了。然而事实是他只在古堡里呆了四天,便已经怀念起自由的味道。

 

这座隐藏在森林中的古堡就像是座监狱。

 

不知何来由的,阿尔弗雷德的脑中闪现过这一句话,然而它所带来更多的却是一种物是人非的感伤。而他不明白这种感伤的情绪来自哪里。

 

疑惑吗?啊啊,那自然是。但心脏这边疼痛的感觉,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阿尔弗雷德往窗外望去。交会于视线末端的是光与影、红与绿、金与紫。他就站在花丛之中,玫瑰花开得正艳,那一朵亮丽的色彩正好与其相衬。他金色的发丝纵使是在阴影之中也依旧夺目,即使看不见那双宝石般耀眼的眼睛,阿尔弗雷德也知道,他的心神仍然被攫住了。

 

亚瑟几乎就在眼前,他似乎找了很久很久才找到。一瞬间,胸口的疼痛被放大了无数倍。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悔恨的感觉如此真实?

 

阿尔弗雷德抱住头。但他无法阻止自己的视线一直停留在那个置身于花丛中的人身上。

 

红茶、陶瓷杯。玫瑰在枝头绽放,茶香与花香交织在一起,最后成为了那人的味道。

 

他张口,喉咙却干涩得无法发出任何声音。

 

四目相对,湛蓝迎来了翠绿,眼眸中的犹疑令他不解。

 

【你,是谁?】

 

亚瑟笑着,第一次,那个吸血鬼对他露出了真正的笑容。他张开双臂,阳光触到了他的指尖。

 

【未来不需预见,我们都知道结局为何。】

 

 

(五)

 

‘很久很久以前,这块四季大陆上有着四个国家。’

 

‘这四个国家分别为黑桃、红心、方块和梅花。其中又以掌握时间的黑桃国势力最为强大。仅管如此,四国依旧互相权量彼此的实力,虽说平时偶尔会有些小摩擦,但大致上来说是相安无事的。’

 

‘但在四季历591年时,第十三任黑桃国的国王率先鸣响了战鼓。自此,大陆陷入一片火海之中。’

 

‘这位国王,名为阿尔弗雷德‧F‧琼斯。’

 

 

待到他睁开眼睛时,窗外早已漆黑一片,静寂的夜晚里没有星星,只于一轮明月高悬,指引人们的同时却又将其拒于千里之外。

 

他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些困顿的脑袋吃力地运转,像是作了个很长很长的梦,而结局却通往了现实的一片空白。自从来到这里后,这似乎屡见不鲜,但他依然不喜欢这种‘在梦中你明明知道那便是关键,可醒来后却记不清到底少了些什么’的感觉。

 

阿尔弗雷德只知道,他似乎忘了很重要的事情。而那件事情,和现在存在于古堡里的另一个“人”有关。

 

和亚瑟‧柯克兰有关。

 

现在古堡的拥有者,吸血鬼伯爵。

 

真是好极了。阿尔弗雷德刚站起身,耳边便响起了肚子的抗议声。这实在有点尴尬。

 

他看着放在门边的一篮苹果,陷入了思考。那篮苹果必定每天准时出现在他房里,但他一次都没有吃过。他是不信任吸血鬼伯爵,但在这之前,他的背包里都存有些干粮,来到古堡的这几天都是靠它们度过的。不过可惜的是,它们在几个小时(或几天)前就消失在了阿尔弗雷德的嘴巴里。

 

“英雄是不怕任何事的。”这么说着,阿尔弗雷德一把拿起一颗苹果,一口咬在红艳的果实上。不知怎地,阿尔弗雷德盲目地认为吸血鬼并不会伤害他。当这个想法浮出的时候他还狠狠的掐了自己一下。“没有可以难倒英雄的事情。”

 

除了……“除了…亚瑟‧柯克兰。”

 

话方出口,他才意识到自己刚刚说了些什么。阿尔弗雷德紧张的望向四周,再次确认吸血鬼并不在这个房间里头,才又将嚼成细末的苹果吞咽下去。

 

他想起来了。在他昏睡的前一秒看到的,最后的东西。

 

“真他/妈该死。”

 

 

XXX

 

他看着那个放于地上的巨大沙漏,里头的细砂正源源不断的流下,如果没算错的话,照这个量应该差不多只剩下五天了。

 

五天,五天。已经过了八天,时间总在不知不觉中流逝,又在不知不觉间拉长。亚瑟轻触沙漏表面,光滑的玻璃忠实地反映出他的面容。他过于苍白的脸颊、闪烁的绿眼睛、嘴唇下若隐若现的尖牙,以及右手手指上那怵目的疤痕。

 

为什么总是容易冲动呢?明明…明明重复了十几次,还学不到教训吗?不管做什么,努力都会化为泡影,消散于自己手中。那些曾许下的誓言也好,又或者是几百年前告诉自己早就绝望,但如今仍悄然存于心底的微小希望也罢,每一点每一点,都在提醒他这是个无法通关的游戏。

 

他想起阳光剧烈的腐蚀他的手掌,阿尔弗雷德脸上错愕震惊的表情。亚瑟轻笑,然而那笑容却是如此苦涩。

 

不管重复多少次,最后的结果都还是相同的。

 

他听见脚步声了。

 

戴上手套,将伤疤隐藏于白色之下,亚瑟收敛了自己的表情。他将深紫的礼帽戴上,挂着一如既往的冰冷微笑。他又成了吸血鬼伯爵。

 

“终于打算带着你的武器来见我了吗,阿尔弗雷德?”

 

 

(六)

 

【这种局面你想怎么挽回?】

【你能说,完全没有一丝犹豫吗?】

【我信任他。】

 

 

“是啊,”阿尔弗雷德面对刚从门后走出来的吸血鬼,答到:“你终于肯出现了。”

 

“我可没躲着你。”

 

“是吗?那这可怎么说?”阿尔弗雷德向前一步,“前三天我几乎逛遍了整个城堡都没看见你的踪影,要是说你没有刻意躲我,我可不相信。”

 

“那又怎样?”

 

“我想知道一个问题。”迎着亚瑟警告般的视线,在觉得熟悉的同时,他的头又开始痛了起来。“为什么…为什么你会待在这座古堡里?我想就算在你生前它也不会是只有一个人的吧?”

 

又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亚瑟勾了勾嘴角,冷漠的视线扫过面前人年轻的面颊,最后定格在脖子上、正鼓鼓跳动着的颈动脉上头。“这又关你什么事?” 

 

“你现在应该要担心的,是如何将你的小命保到第十四天。好心提醒你,你只剩下五天的时间了呢。” 那双湖绿色的眼瞳一如初见时摄人心魄,在阴影中闪闪发光。“要是现在下手的话,交易还能达成喔?你继续过你的英雄生活,受愚蠢的大众爱戴,或许还生几个小孩,老来回顾的时候你会觉得如今的选择是正确的。怎么样?”

 

亚瑟脸上依旧挂着令阿尔弗雷德觉得刺眼的微笑,就像他已经胜券在握,相信自己绝对会听从他的话。阿尔弗雷德没来由的胸口一阵疼痛,提醒他这又是一件他必须想起来的事情。

 

“但对于英雄来说,这可不是一场公平的交易喔?”

 

“你能得到什么?”他问。双手从剑柄及剑鞘处移开,随意垂于身侧,似乎毫无防备。微微倾身,直到双目可以与对面的“人”平视,那漂亮的祖母绿无法遁逃。“如果这是一项不平等交易,作为一个英雄,自然是不会做出这种欺压可怜老人家的事情啰。”

 

亚瑟的眼睛有些玩味的瞇起,“如果我说没有呢?”

 

“那我就会赖在这里,直到‘第十三日’到来,入土为安。”阿尔弗雷德收回身子,随意走到一旁的长沙发坐下。他仰头靠着椅背,手背搭在眼皮上,冰凉的温度传入略微发烫的眼珠,似乎也安抚下了躁动的心脏。

 

和吸血鬼面对面对峙,并且说出心中所想,不管从哪个方面来看,都比他以前干过的事还要刺激太多了。

 

“你就真的那么信任我不会伤害你?”亚瑟的声音听起来就像是遥远天边的一声呼唤,极其遥远却能够清楚的传入他的脑海里。他没有理会,尽管知道那双绿眸子肯定正注视着自己,但阿尔弗雷德并不想睁开眼睛。

 

不是不想,而是不敢。

 

不敢去揣测亚瑟的反应,不敢去描摹他现在脸上出现的表情。就算是鸵鸟心态也好,至少他现在不能想以前那样无所畏惧了。

 

在古堡里找寻亚瑟的过程,他想了很多。有些尘封于脑海里的东西渐渐苏醒,好似它们原本就在那里,但只是时间将它们锁了起来,等到有朝一日阿尔弗雷德‧F‧琼斯会将它们打开。他想起了前几次,虽说并不是全部,但也已经足够了。

 

每一世,每一次。第十三世,第十三次,他又回到了这里。

 

要较真的话,可以说毫无理由。只为了一个人。

 

为了一个流着泪杀了他好几次的人。

 

“你不应该这么说。”他的手被抓住,强迫从脸上移开。他不情愿的睁开眼睛,毫不意外的看见另一双,与他沉默地对视。

 

“…怎么,小鬼,看你刚刚挺有模有样的,现在是勇气耗尽了吗?”

 

“英雄可没有勇气耗尽的时候。”阿尔弗雷德闷闷的说,另一只手一把抓住吸血鬼纤细的手腕,惊讶的意会到他并没有挣扎。一时之间,他们间只剩下沉默,但这里头没有尴尬的成分在。

 

对视良久,最后他猛地一拉,吻上那双有些湿润的嘴唇。亚瑟首先惊讶的瞪大了眼睛,难得出现了慌乱的表情,试图推开阿尔弗雷德,不过最后并没有成功。他最终投降的闭上了眼,任由阿尔弗雷德撬开他的牙齿,感受唇齿交缠间带有的一丝苦涩。

 

“……第十三天,我会亲自杀了你。”吻毕,他的话语竟有些颤抖。

 

“我等着呢。”

 

他脸上的笑容无所畏惧。

 

 

TBC

 

希望這篇能在米誕前寫完啊……不行我得相信我的廚力。

And這次看似揭露了許多東東,但相信我,我的腦洞並表面看上去沒有這麼簡單ww

评论 ( 3 )
热度 ( 19 )

© 滾滾__地球仪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