滾滾__地球仪

左听听,右清清,口齿不清程咬金

【米英】关于电子邮箱的那些事

※70fo点文(抱歉这么晚才搞出来……

 

 

如果一整天下来少了垃圾邮件的轰炸的话,亚瑟是可以愉快的度过这一天的。他在琼斯企业工作了三年半载,基本的电脑常识自然是瞭若指掌。你说垃圾邮件可以预设在垃圾筒他当然清楚──不过你要知道,亚瑟‧柯克兰,这五个字代表的可是个完美主义者──只要邮箱的介面跳出了提示,不管是垃圾信件匣还是普通的收件匣草稿匣,亚瑟非要将它点开心里才会舒坦。要不然一个明晃晃的阿拉伯数字总是带着括号刺眼的加在信箱后面,就像是只猫咪不断的在他胃里翻滚,弄得他浑身不自在。

 

以往这习惯只让他觉得是举手之劳,非但可以满足他的强迫症还可以让他的邮箱介面美观整齐,不过对于今天来说……或许是有那么一点糟。

 

“哈哈~小亚瑟你是不是因为偷偷跑去上成人网站所以中毒了啊?~哥哥我替你默哀三秒钟~~”

 

“死胡子别把我和你混为一谈!”虽然嘴上这么说,亚瑟还是开始思考这其中的可能性。

 

来,让我们先看看今天柯克兰每隔五分钟就收到一次的“垃圾信件”是长得什么样子……

 

「想知道你的『性取向』吗?王老师带你……」这什么鬼?我一点都不感兴趣!

 

「三天炮友免运费只要199!详情请洽……」我有右手谢谢!

 

「俄罗斯空运啪啪套一打只需……」…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但还是不需要谢谢。

 

这足以解释亚瑟今天的脾气为什么会火爆到像是姨妈来的原因。

 

你看,要是服饰书展类的广告他倒还可以接受,毕竟杀伤力不大……但是如果信箱里塞满的都是前述那种一看就知道不单纯的垃圾信,不管怎么想一般人都会认为这邮箱的主人有问题吧!

 

所以亚瑟小心翼翼的防范着某位满脸骚气的胡子,要是被他看到了不知道又要成为几个月的笑料……他这次的确防的了胡子,在后者偷偷凑过来想要看清楚时一个猛烈的肘击便将其送上西天。

 

不过可惜的是,防得了胡子,防不了海德维莉。

 

等到他听见背后传来意味深长的笑声时,一切已经为时已晚。

 

“嘿嘿,柯克兰你不用解释了我都清楚…公司的工口大使果然实至名归啊!”亚瑟根本来不及摀住伊莉莎白的嘴。于是办公室一半以上的人齐刷刷的转过头来,奇异的目光让亚瑟有些不知所措。

 

“喂,等等…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嗯,我都知道…看成人网站中毒了是吧!”伊莉莎白给了他一个怜悯的眼神。

 

“不是!”亚瑟恼怒的将视线转回电脑上。工作,工作……不要和他们计较,工作重要多了,工作……

 

正当他准备点开word档的时候,信箱的提示闪了一下。点开邮箱显示的终于是垃圾信件匣以外的东西了──亚瑟不禁有些欣慰。

 

标题:琼斯企业重要通知

 

嗯?工作上的邮件……一下子亚瑟干劲都来了。刚刚郁闷的坏心情似乎都被这封邮件给驱散无踪,他摩拳擦掌的看下去,不过奇怪的是,里面只有短短几个字。

 

但就算如此,也依然让亚瑟的神经瞬间绷紧。

 

“现在马上到总裁办公室…?”金发绿眼的男人疑惑缓缓念出萤幕上以12号字体写成的几个单字,虽然疑惑却还是乖乖地收拾下桌面而后踏出门廊。期间收到了几个来自伊莉莎白莫名的挤眉弄眼,亚瑟一如往常的选择无视。

 

他所在的部门位置在八楼,而总裁办公室则是在十九楼。他毫不迟疑地回避了一旁的楼梯,而选择和洒扫的奶奶一起进了电梯。狭小的空间里拨放的是十年前的流行歌,亚瑟的眼角不自觉的瞥向一旁的奶奶,她笨重的身体随着音乐微微摇摆,每一个拍点都精准到位。而嘴里哼的歌却与旋律不着调,他听着“Youhad a bad day.”的尾音渐渐消失,而电梯门上十九的灯号也亮了起来。亚瑟和洒扫奶奶点了点头之后便分道扬镳,脚下踩着的大理石既光滑又平实,令他感叹道果然总裁所在的楼层果然不一样,普通楼层能有块磁砖是灰的就不错了。

 

咳咳…这不是重点。

 

干净简约的风格符合琼斯企业的一贯作风,周围墙壁以黑白两色为底,两旁的走廊不长,一边到底是个转弯而另一边是扇门。亚瑟眯起眼睛,不意外地看见门上挂牌写着他的目的地。

 

「琼斯企业总裁办公室」

 

他踌躇了一会,最后终于屈服在强烈的责任心下,毅然决然的敲了门。

 

“进来吧。”

 

意外年轻的声音。

 

亚瑟突然想到了今天看到过的一个垃圾邮件。「想要用充满磁性的声音融化你的耳朵吗?苦于想要尝试电话play却找不到适合人选吗?请拨打……」那时他只顾着气恼又是一封无意义的工口广告,不过现在想想貌似也挺不错的?...

 

…个鬼。

 

他突然有种想要一头撞死的冲动。

 

只不过是几个字而已你是在兴奋什么啊柯克兰!是单身太久了吗!你可是发誓要和工作共度余生的男人啊!

 

亚瑟深吸了一口气,转开了门把。

 

“Whatthe……”

 

XXX

 

“哈哈你终于来啦!”他看着那个一脸笑得灿烂的金发男子大喇喇地坐在办公室中间唯一的一张桌子上翘着二郎腿,西装外套随意地挂在一旁的书架,完全没有一副总裁的样子──应该说他本来就不是总裁。

 

琼斯企业的大佬──也就是阿尔弗雷德的老爹──最近出访欧洲商谈一些事务,公司的所有权便随手一丢丢到了儿子手上。因此理论上来说真正的琼斯总裁正在国外,而眼前的这个琼斯只是个代理。

 

虽说是这样,但这个代理迟早有一天也会变成真的。亚瑟默默地想,一边小小的后退了一步。他为刚刚那不切实际的荒谬幻想而狠狠地在内心给了自己一巴掌。“请问找我有甚么事吗,琼斯先生?”

 

亚瑟尽量温顺地说道。谁都知道琼斯的儿子喜怒不定,瞧瞧他那半边脸颊上显目的紫色星星和挑染的头发,胡乱披着的飞行员夹克……这怎么看都不是正常总裁会有的装扮啊!就算是代理也是一样!

 

如今最好的选择便是顺他的意,谁知道这小子会不会一个不爽就把他给炒了?亚瑟可不确定,有关这个阿尔弗雷德的负面传闻太多了,随便说个都能够让人深深感受到属于这个人的狂妄任性。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亚瑟在社会上打滚的这几年没少过和人赔不是,因此要做到这点不难,只要控制好嘴巴,不要一个突然吐槽的话便喷了出来。

 

“当然有啦!”阿尔弗雷德的笑意更甚,他比了比旁边的电脑,那颗发亮的水果又再一次让亚瑟在心里唾弃有钱人。“听说你最近收到很多垃圾邮件?”

 

“…?!你怎么知道?”

 

“哈哈,不用担心!”面前的男人挺直身子,慢慢地往亚瑟这边移动,这使得他又不自觉的后退了几步。“这只是个…小小的实验。”

 

“……实验?”

 

“是的。”快要贴到门板了。亚瑟脸上不自觉地染上了几丝热度,面对近在咫尺的脸昂起胸膛,在气势上不愿屈服。阿尔弗雷德仔细的审视过亚瑟脸部的每一个细节,满意的看到后者发红的脸颊不是出自于愤怒而是其他的某些东西,他继续道:“一个有关公司防火墙的实验。”

 

“所以不是我偷上成人网站嘛!”

 

“你偷上成人网站?”

 

“没有!”

 

“?”阿尔弗雷德有点好奇,但看着亚瑟胀红的脸庞,他选择将其抛诸脑后。一只手缓缓越过稍矮的男人的脸颊,袖口摩擦过表面的肌肤,最后停在坚实的木板上。

 

亚瑟脑中一片空白。

 

“你,你在干嘛…?”

 

“那些垃圾信件挺有趣的,对吧?”充满磁性的嗓音在耳边响起,或许连带的还有嘴唇扫过耳垂的触感,但亚瑟现在都不在乎了。他所能想到的只有那个「想知道你的『性取向』吗?王老师带你一探究竟」的广告,也许亚瑟真的得去看看……不过现在这个情况还需要吗?

 

在他眼前,琼斯棱角分明的脸越来越近,亚瑟不自觉的闭紧了嘴巴。

 

“亚瑟,”热气呼在他的唇上。“你手机上的萤幕背景是我吧?”

 

“…欸?”

 

END☆

 

 

 

 

小插曲

一个礼拜后。

亚瑟正坐在电脑前啪啪啪的打着字,突然一声巨响打破了他完美的企划案构思。

“亚瑟早啊!还有本田伊莎弗朗安东……”

 

“…卧槽!???????”──来自一个莫名其妙被塞了个总裁儿子当实习生的可怜职员

 

 

 

…好久没写了有够渣QAQ受了同学的刺激想写肉啊但我司机驾照还没过……(简单来讲就是不会写)

 

 

评论 ( 4 )
热度 ( 42 )

© 滾滾__地球仪 | Powered by LOFTER